利物浦旧将状告反兴奋剂机构:药检失误毁了我!

  利物浦上赛季夺得欧冠冠军和英超亚军,而前红军主力中卫萨科如今却只能在英超弱旅水晶宫踢球。萨科认为这彻底是因为自己当年遭逢的那次药检失误,而且已经起诉全国反兴奋剂机关(WADA),提出1300万英镑的巨额索赔。

  现年29岁的萨科是一名法国中卫,2013年他加盟利物浦,并逐步成为球队后防主力,而且还在法国国家队有着比较稳固的位置。但2016年4月,萨科在一次尿检呈阳性,之后他被欧足联禁赛30天,因而得到了利物浦主力位置,还错过了2016年欧洲杯。

  萨科辩解称自己只是服用了减肥药,而且当时在尿检中检查出来的去甲乌药碱(Higenamine)事实上没有被足球界列入禁药名单中。因而萨科认为这次药检彻底是全国反兴奋剂机关的失误,并对自己的职业生涯形成了巨大影响,因而他已经向伦敦高等法院起诉全国反兴奋剂机关,而且要求获得1300万英镑的赔偿。

  自从药检不合格被禁赛后,萨科在利物浦的位置一落千丈,2017年2月他被租借到水晶宫,当年9月被水晶宫买断。而利物浦则连续两个赛季杀进欧冠决赛,而且在上赛季夺得欧冠冠军。在伦敦高等法院的听证会上,萨科的代理律师斯图尔特-里奇称,这次禁赛严重影响了萨科的支出和个人抽象,而且导致他无缘欧洲杯,还不能不结束在利物浦的生涯。

  不过全国反兴奋剂机关则否定他们应当为萨科遭利物浦清洗负责,他们认为萨科离开利物浦是因为“规律问题”以及他和利物浦主帅克洛普之间的抵牾,而且萨科服用的药物早已被列入全国体育界的禁用名单,只是当时欧足联还没有将其列为禁药。在听证会之后,法庭将在随后做出审判,《镜报》预测最终萨科会胜诉获得必然赔偿,但赔偿金也许远远低于1300万英镑的要求。